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吉林小说网
吉林小说网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周末宿夜 再婚妈妈 人妇教师 冷艳医生 姐弟爱情 真实自白 不堪回首 色枭回忆 外来媳妇 慾火高升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吉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潜规则  作者:不详 书号:13813  时间:2017/5/2  字数:6532 
上一章   第89章    下一章 ( → )
进了包间,刘宗林在李淮仁耳朵边秘语几句,李淮仁点点头,道:“你先去布置布置,该提醒的提醒,该严查的严查,我们一直强调风建设,搞反腐倡廉,汪佟铭和邵鹏远的前车之鉴就在那里,谁要是不取教训,就和他们一样。”刘宗林点着头,一会儿又道:“那亚协的邀请,您看…”“叫周副部长去吧。”“还有国博、艺术馆和新员培训的事情?”“你斟酌着,能办的先办,赵副部长呢?培训的事情是他主持工作,多和他沟通。”孙俏一听,刘宗林恐怕不会留下吃饭,就剩下她和李淮仁两个,要多危险有多危险,她趁他们两个聊的认真,便不动声往门边移动,手刚要碰到门把,李淮仁一眼飞过来,朝她招招手“孙俏,你过来。”当着刘宗林,她不便发作,只说:“我不吃了,我爸还等着我呢。”李淮仁不理,把身边的座位拉开“饭总要吃的,不差这个把锺头,吃完了我送你过去。”刘宗林拉着孙俏,往座位上一按,道:“小孙,踏踏实实的吃,这里的菜品全都是有机种植,外面可是买不到的。”孙俏等刘宗林出去了“谑”的一声从坐位上站起来。

  “你到底想干嘛?”“吃饭,还能干嘛?”两人剑拔弩张,这时有服务员进来上菜,看到房间里气氛不同寻常,怯怯的问一句:“首长,这会儿给您走菜,方便吗?”李淮仁看了一眼孙俏,道:“胡闹什么,你坐下。”孙俏握着手机坐下来,看服务员开始上菜,一碟碟,一道道,都透着精致,但在她来说,李淮仁的鸿门宴,总归没那么简单。

  服务员要给她倒饮料,孙俏疑惑的问一句“这是什么?”“是山竹榨成的汁。”一会儿服务员出去,孙俏看李淮仁拿着碗筷自顾自的吃上了,隐忍着又问:

  “你到底想干嘛?”“吃饭啊?”李淮仁右手给她夹了一筷子芥兰,说:“吃点疏菜。”左手搭到她坐的那把椅子的背上,形成一个环抱的姿式。

  “我告诉你,今天你要再敢碰我,我就报警!”李淮仁勾起嘴角,像听见什么可笑的事情,说:“你试试你的手机,能拨出去吗?”孙俏一看,居然没有信号“你这个混蛋!我跟你拼了!”她把玻璃杯里的水倒出去,往桌上一敲,玻璃碎片飞得到处都是。

  李淮仁镇定的像是在主持工作,还好心提醒她“你小心,别把手划破了。”“你别过来!”孙俏尖叫,手握着一截杯子残骸,把尖棱对着他“李淮仁,你别当我是好欺负的,你要敢过来,我就让你付出代价。”“这是怎么了?我不过请你吃顿饭,你瞧你防备的。”“呸!”孙俏气得小脸煞白,手微微的有些颤“你能安什么好心?畜生都不如的人,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我告诉你,你马上放我走,要不然…不然…”“不然怎么样?”“不然我杀了你!”“呵呵!”李淮仁不在乎的笑笑,从口袋里掏出烟,起一,打火机一晃,把烟点着,深深的了一口,烟雾从鼻子里出来。

  孙俏跑到门边,用手去旋转门把。

  “怎么回事,这门怎么回事?”“别白费力气,好好的把饭吃完,一会儿送你回去,我李淮仁说话算数。”孙俏急得汗都下来了,心跳扑通扑通的“你放我走,我现在就要走!”“我真是好心,你过来坐下,别折腾,多让人笑话,不管怎么说,在外人眼里,你还是我李淮仁的儿媳妇。”“呸!你这疯狗、畜生!别让人恶心了…”她谨慎的盯着他,每一个动作都不放过“你干嘛?你别过来…”“把杯子放下。”“你别过来,别过来!”“小姑娘家家的,发什么狠?嗯?对男人客气一点,还能少吃点亏。”他捻了烟走近,大手像老虎钳子一样伸过来,要抓住她的手腕,几乎不费什么事,孙俏的手臂让他拧成一个弯度,受不了疼的尖叫,那半截杯子也掉到厚实的地毯上,发不出一点声音。

  “看…‘武装’解除了,是不是很容易?”“李淮仁!你混蛋!你去死!你怎么还不死!”“我有没有赞美过,你的声音真好听?”“你别碰我,别过来!”“怕什么,你哪里是我没摸过的?”“我不…不要…”孙俏摇着头尖叫,把身子缩的小小的,李淮仁像乌云一样的笼罩过来,双手一分,将她的衬衫撒碎,扣子飞散四处,他用衣服两边反卷,将她两手系在一处,孙俏抬脚踢他关节,被他闪过去,人欺身过来,将她紧顶到门板上。

  “怎么样?这样是不是能老实点?”“李淮仁,你这畜生!放开我!”“又是这一句,听都听腻了,你也来点新颖的。”李淮仁嗤笑,一双眼打量她包裹在少女内衣里的双,道:“我闺女这子长得真漂亮,我儿子是不是经常光顾这里,嗯?”他一双大手进她内衣,一手一个包住柔软的半球体,在砺的手掌心捏,那顶端的两处娇蕊,由含苞到绽放,鲜无比,人采撷,李淮仁低一声,张口含住,不住的

  孙俏梗着脖子,把自己一缩再缩,也抵挡不了他和攻击。

  “你再碰我,我会告诉慕凡的,他会杀了你的,他一定会的。”李淮仁把她两边头像品尝美食一样轮,在尖上啃咬,让她刺痛。

  “他杀了我,他也要坐牢,你就舍得他?儿子杀死父亲,传出去他能抬得起头?到时不被唾沫腥子淹死才怪!”李淮仁往她身上一贴,让她感觉自己火热的起。

  “你无!”孙俏拼命挣动,他力量好大,得她骨头都要碎了。

  “你不无?”李淮仁手往下摸索,解开她上的一颗扣子,把拉链拉下来,手伸到内里去拨花蕊“你想拐跑我儿子,让他卖房卖车给你爸治病,可以!

  但最起码得知会我一声吧?他可是姓李的,着我一半的血,你是谁?你还真当你是李慕凡老婆了?他要知道你又跟我睡了,还会要你吗?”“你血口人,我那是被你强的,你个老氓,不要脸!”“那又怎样?”李淮仁把她的子扒下来,一脚踩到地上,然后掀起她一条腿,嘴巴凑上去她的私处,绕着两片花打圈,舌尖在中间来回滚动刷过,那两片小花瓣就自动张开,让他的更方便。

  孙俏一条腿站在地上,让他一,羞愤的想死,脚下滑,两个人同时跌倒在地毯上,孙俏拱着身子想离他掌握,李淮仁又扑上来,一边解子扣,一边把中指进她里,不住的打圈搅动…她就像被抛上案板的活鱼,挣动不休,焦急的和自己那件衬衫作战,拼命想把手挣脱开来,一边说:“李淮仁,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怕什么,又不是没做过,临走之前,怎么不得温存一下?”李淮仁欺身上来,含住她一只头,的津津有味,这付青春的身子,要想再骑乘,也不知道是哪一天了。

  他到她身上,用双腿顶开她的,孙俏感觉他膨而丑陋的茎顶在了口处,热热的,还一跳一跳的动,威胁着要进去。

  “求你了,别碰我,求求你了!”孙俏下屈辱的泪。

  “闺女,你别哭嘛,我温柔点。”“啊─!”孙俏惨叫一声,下面他头强行突破,瞬间她。

  “我进来正好,头顶到你花心上,哦…真好,我的宝贝,你真。”李淮仁往里送了一下,慢慢加快节奏,由浅入深的耸,孙俏叫喊起来。

  “别白费劲儿,给领导干部们吃饭的包间,隔音好是必须的,你只怕喊破喉咙,也没人理你。”“滚!滚!滚开!”他摆动股,深深浅浅的着,时不时猛戳一下“我见过,我儿子比我还,你这么小个地方,受得了吗?”孙俏破口大骂“王八蛋!”“还是…你就喜欢大你?”他猛顶猛戳,撞击着她的骨“舒服不舒服?你水儿了,里面很滑,感觉到没有?它很我。”孙俏恸哭,虽然她不愿意,但是无法阻止自然的生理反应,在那样勇猛的下,任何女人都会忍不住水的。

  他快速耸动股,部猛撞她骨,的”啪啪”作响,一边道:“你说,慕凡要知道我把你干的水泗,他是不是得气死?”他一边说着氓话,一边变换着各种角度她,大的子在她体内干,被水浸的亮亮。

  “哦…小真会夹…死我…”他的头低下来,冷不防孙俏这时突然起上身,一口咬在他脖子上。

  “啊─!”李淮仁疼的大叫,底下关一松,出来,一股一股的泵进她体内,他手一摸脖子,一手血,反手给了孙俏一巴掌,不是很重,但声音十分清脆“啪”的一声。

  李慕凡把房子卖给相的人,很快办好了过户手续,今天正是去交接,阮修岳陪着他,因为买主正是阮修岳那边的一个哥们。

  “谢了,哥们!”“客气什么,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阮修岳就是觉得有点可惜,道:“这两部片子肯定能赚钱,你就不再想想了?”“不想了,孙俏他爸出这么大的事,我心里也不踏实,你干吧,把这两个片子拍好,赚的锅。”两人在房管局门口分手,各自上车,李慕凡给孙俏打电话,发现是不在服务区,以为她去了医院,结果跑到医院,只有孙母一人陪着孙父呢。

  “妈,孙俏呢?”“这孩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电话打不通。”“她没过来吗?”“是说中午来替我的,等半天也不见影子。”李慕凡坐了半小时,还是没等到人,有点坐不住了,就道:“我还是出去吧,没准在来的路上了。”他转头往出就走,到医院门口又给孙俏打电话,这一回是通了没人接,他就一直拨一直拨,脚踢着石头台阶,眉头皱的紧紧的。

  孙俏穿着窄脚和白衣出现,脸上架着墨镜,李慕凡道:“你刚跑哪去了?

  电话也不通!这么大人了,不知道人担心你啊!”“路上碰了一辆自行车,摔了一跤。”“我看看,伤哪儿了?”“没事,不厉害。”孙俏躲开他,朝住院区走,李慕凡跟在后边,觉得她走路的姿式有点别扭,看来真是摔着了。

  “要不要到骨科看看?”“不必,我睡一觉就好。”“你怎么了?情绪不好?””你摔一跤试试!情绪能好吗?”“好了好了,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他把手搭上她的手,握在手心里,她咧了嘴“嘶”的一声躲开。

  “手怎么了?”“没事,摔跤的时候,戳地上了。”“我看看,怎么那么不小心!”李慕凡皱着眉,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手“去拍个片子吧,别伤着骨头了。”“没有伤到骨头。”“你又不是大夫,你不懂!”“我的手,伤没伤到我明白着呢,就是皮伤,没必要小题大作。”李慕凡看她拧,只得作罢。

  孙父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恢复的有条不紊,差不多到了可以动身的时候,孙俏就和李慕凡商量先飞到英国做一些安排,而她也需要到比赛组织报道,因为一系列的公益和商业活动,已经紧锣密鼓的安排好了。

  结局下李淮仁完最后一口烟,吹了吹,把烟蒂捻熄在烟灰缸里,眼睛盯着电脑出神,刘宗林抱着宗卷进来,摆到他面前,说:“部长,该开会了。”“人都齐了吗?”“是,都齐了,等您主持会议。”李淮仁站起来,在镜子面前整整仪容,他站姿笔直,衣装合体,从后面看一点也不显老态,反而有种成清贵的味道,刘宗林想,领导干部里,如此仪容仪表的人真的不多。

  “部长,您受伤了?”他发现李淮仁脖子上贴了两块防水型的邦迪创口贴。

  “没什么,起了一个疙瘩,,让我挠破了。”“可别感染了,还是让保健医生过来看看。”“不用了,没大事。”李淮仁帅先走出去,刘宗林跟在后面,带上门,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里,正显示着北京到伦敦的航班时间,此时如果有人从窗口望向外边,就不难发现,在碧蓝的天际间,一架飞机正在穿越云层。

  飞机到达指定的飞行高度,空姐开始给乘客分发饮料和食品,孙俏解开安全带,活动一下身体,李慕凡凑过来吻吻她的脸,问:“看你半天不吭声,是不是晕机啊?”“不晕,就是有点闷。”“机仓是封闭式的,是不舒服,你耳朵疼吗?”“不疼,但是起飞的时候有点耳呜,这会儿还没好,右耳有点住的感觉。”“你做往下咽唾的动作,就能好点。”“好。”孙俏冲李慕凡笑笑,她不是第一次乘飞机,但她仍欣然接受他细心的叮咛。

  飞离北京这块天地,她到底轻松多了,因为有一次她问李慕凡,国家重量级的领导干部是不是不允许出国,李慕凡说,那当然,除非是公派或访问,否则连香港都是去不了的,以前有贪官躲去国外避难,现在国防部很重视这一块,监管的很严格。

  是的,选择背景离乡,虽然无奈,但是能摆恶梦一样的人,也就值得了。

  一个月以后,孙父和孙母启程,李淮仁请了送别宴,又让秘书把他们带到机场。

  孙母说:“可惜了,这么好的亲家,却不能和我们一起走。”孙父说:“人家是国家干部,要为国家的建设操劳,哪有我们平头老百姓自由啊。”“老伴,你行吗?我真怕你坐飞机受不了。”“许大夫不是说了嘛?坐飞机没事,再说,我随身还带着药呢。”两人过完安栓,往候机室走,不时拿登机牌对照登机口上面的号码,孙母指着一排坐椅,道:“他爸,就坐这儿等吧。”伦敦孙俏蹬上鞋子,把头发扎个马尾,外套一件米短风衣,脸上架着墨镜,锁上小公寓的门,青春俏丽的走出来。

  “你准备好了吗?”“就等你呢,小磨蹭。”李慕凡把轮椅装进后备箱,转过来给孙俏拉开门,在她上啄了一下。

  孙俏坐进去,车里清新剂的味道有些重,她觉得反胃,赶紧把窗户摇下来。

  “怎么了?”“你给车里的什么,怎么这么恶心?”“不会吧?不是什么怪味啊!”李慕凡闻一闻,就是一点香水味,是花香,偏甜,因为是到这边新购的车,有一些皮子的味道,为了遮盖,他还在车里放了两个菠萝。

  孙俏了两大口外面的空气,觉得好一点,拍拍口“没事了,以后别用这款香水,真受不了。”“越来越娇气!”李慕凡捏捏她的脸。

  她撅起嘴,道:“那我娇气你就不喜欢我了?”“喜欢啊,越来越喜欢!”李慕凡想起昨夜的绵,头靠在她温暖的怀里,枕着一对小鸽子,叹气道:“我都不想去了。”“别贫,接机要迟到了。”“好吧!”他乖乖替她拉好安全带,然后转动方向盘,脚踩油门,车行上路。

  孙俏没想到她会晕车,到机场还吐的稀里哗啦的,李慕凡拍着她的后背,看她吐的脸都红了,很心疼,又拿矿泉水给她漱口和冲手。

  “好点了吗?””好一点,有没有话梅,我想吃。”“你知道我不吃零食,先进去吧,有商店给你买。”“呜…”孙俏一转身,又吐起来,直到把胃倒的差不多,才直起身,李慕凡又给她擦干净,问:“怎么回事,我记得你以前不晕车啊?”“是啊,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水土不服。”孙俏捶着口缓气。

  “还吐不吐?”“好点了,走吧。”两人走进国际到达大厅,等在出口处,李慕凡去给孙俏买话梅,结果没有,就从卖饮料的地方给她买了一杯橙汁。

  孙俏接过来,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很解恶心。

  “慕凡,你说我会不会是怀孕啊?”李慕凡一搂她的细“那好啊,我巴不得和你有孩子!最好给我生个蓝球队,我当队长!”“去你的,和你说正经的呢。”“正经的啊,应该不会吧,你停药以后我都带套了,没那么意外吧?”孙俏想想,心里微微一沈,如果真是怀孕,那会不会…?她随即否定了这个想法──肯定不是怀孕,一定不会是怀孕,她应该是不适应西餐,所以吃坏了肠胃。

  “想什么呢?”“没什么,我也可能是得了肠胃炎。”“嗯。”李慕凡道:“还是去医院看看,放心。”航班晚点十五分锺,再加上取行李的时间,整整延后一小时才接到人,孙父和孙母毕竟是有点年纪了,累的七倒八歪的,李慕凡一手推着轮椅,让孙父坐上去,一手接过孙母的行李,背着包,拉着箱子往外走。

  孙俏道:“妈,不是和您说了嘛,别拿这么多东西,您身体又不好。”“全都到这里买,那要多少钱?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不懂过日子。”英国卖什么东西都特贵,她给孙俏带了一大箱子的卫生巾,的李慕凡哭笑不得,丈母娘啊,以为他连买这个的钱都没有。

  坐车回公寓的路上,孙俏又吐了一次,这回孙母一拍板,就是怀孕,李慕凡急火火地就要注册结婚证,孙母说让她到医院复查一下再说,孙俏不好意思,她实际还不到十九岁,最后还是到药店买了试纸,准备回家确认一下,再上医院。
 Www.IjLxS.CoM 
上一章   潜规则   下一章 ( → )
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89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潜规则是不详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潜规则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