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吉林小说网
吉林小说网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周末宿夜 再婚妈妈 人妇教师 冷艳医生 姐弟爱情 真实自白 不堪回首 色枭回忆 外来媳妇 慾火高升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吉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潜规则  作者:不详 书号:13813  时间:2017/5/2  字数:6933 
上一章   第78章    下一章 ( → )
孙俏拱着往上,李慕凡手撑着,下身往里边紧顶,头又戳进颈里边,孙俏:“啊─!”的叫出声来,他含住她的下她的呜咽,等着她体内一拨拨搐和绞缩过去。

  “舒服吗?”“讨厌!”“害羞了?”李慕凡立起,把她两条腿拉开,向肚皮,把下面的花出来,中间正着他大的茎,他用手拨她的,问道:“这里真粉,和未成年似的,我都有罪恶感了。”“不许看,你要不要脸?”“我的,我怎么不能看?”他住她蹬的两腿,接着研究:“怎么一也没有?”他不会是遇到传说中的白虎吧?

  孙俏羞的脸都埋进枕头里“谁说没有,就是比较细。”“哦,这样啊,那我得用放大镜看一看。”“你坏!讨厌死了!”李慕凡着她的腿,不让她动,把茎缓缓的出来,头都出来,在口顶戳几下,再分了两片深深的送进去,杵到花心上磨,孙俏微微的楚起眉毛,他的东西真的很大,很,虽然不是第一次做,可仍然有时不适应。

  “你摸摸,我在这儿。”李慕凡拉起她的小手,放在她的肚皮上,孙俏能摸到一个突起,微微惊讶。

  “这有什么,你那么瘦,我那么大…”“去你的!你还说!”“孙俏…你什么感觉?”李慕凡的手在她的间摩挲,下身加快,茎有力的囊一悠一悠的拍打着她。

  孙俏害羞,咬着不肯开口,李慕凡又哄又逗“你不说,我就在里边不出来。”说着,往里边一顶,一下一下的戳到花心上干她。

  “轻点…”“你说不说?嗯?”“说…嗳…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很麻很…”“充实吗?嗯?”“嗯…很充实!”“我是不是很大?说!”李慕凡动雄,开始有节奏的干,他眼睛看着自己的茎占有她,一出一进的着小花,那两片被他干得翻起来,往两边卷,中间的小困难的咽着他的物。

  “很…嗯…大”情平息,李慕凡搂着孙俏亲一下,道:“孙俏,我们快点结婚吧。”孙俏在他怀里抬起脑袋“那你得好好拍拍我妈马,户口本她管着呢。”李慕凡捉着她的小手,咬一下指头尖“行,我明天就跟她要去。”“会不会太快了?”孙俏觉得不真实:“我才十八…不过因为李淮仁,户口本改过一次,到是有二十岁。”李慕凡突然想到年纪的问题,他的户口本没改过,他只比孙俏大不到两岁,还不够男人的法定结婚年龄,就是人长得高,显得没那么罢了。

  他想了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就说:“那就先定婚,或者我们直接到国外去结婚?”他争求孙俏意见,于他,当然是想早点娶。

  “那可不行,我爸爸行动不方便,我妈得照顾他,我们要去外面结婚,肯定连个在场的亲人都没有。”李慕凡也不想要没有亲人祝福的婚礼,想了想又说:“也对,那就先定婚吧,一切按照结婚的程序来办,定了婚我们就住在一起,和结婚一样。”孙俏用纤纤玉指戳他的脑袋:“呦!你想得美,没登记就想一起住,我妈不拿笤帚揍你啊!”李慕凡着她:“那你说怎么办?我也去改户口?”“我不管,结不成就不结!”孙俏逗他,起来找睡袍“我去冲个澡,你也快点起来,送我回去。”“今天别回去了?”李慕凡一把楼住她的细,把她拽回来,伸出舌头她的头,孙俏”咯咯咯”的娇笑,用手去推他的脸“别闹,别闹!”“我要吃!”“讨厌,没有,走开!”“没有也吃。”他一手托着她发育良好的房,闭着眼睛,像小婴儿一样的,孙俏只觉得一丝丝电缓慢的通过,又酥又麻。

  两个人在上闹了一会儿,孙俏还是坚持要走,李慕凡没办法,起来冲澡,把孙俏送回去。

  分开的时候,他们约好李慕凡第二天上孙俏家提亲,和孙父孙母把定婚的期定下来。

  翌,孙母早早的就起来忙活上了,孙父在一边帮忙择菜,打鸡蛋,孙母用高锅炖上排骨,用围裙抹抹手,道:“我去叫孙俏起来,让她去下面的餐厅买个菊花桂鱼,那个菜我做的不好看,到让李部长见笑。”孙父道:“李部长什么好吃的没吃过?人家那菜都是特供的,纯天然有机食品,和我们吃的不一样。”“那怎么了?他能嫌气是怎么着?想娶咱们家闺女,就得吃上了农药的菜!”孙母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转到孙俏房里挖女儿起来,孙俏其实早醒了,就是躺在上想事情,两个人并没有把李淮仁不会来的消息告诉老人,李慕凡说先不说,随机应变,免得孙父孙母觉得李家不重视闺女,一气之下不嫁了。

  “快点起来,这都几点了,一个大姑娘家,让人家堵上像什么样子。”孙俏搂着妈妈的撒娇:“妈,是我嫁人还是你嫁人,你怎么比我还紧张?”“死丫头,学会耍贫了!”孙母把衣服给女儿递过来,说:“快点起来,帮我到下面餐厅买条鱼,松鼠或是菊花桂鱼。”“炒两个菜就得了,别把他惯坏了,以后不好管了。”“你以为我想受这个累啊,还不是为你!他爸爸那么大的领导,总不能搞的太寒酸了。”孙母瞪了女儿一眼:“快点去,别磨蹭。”孙俏洗漱一番,在镜子前面梳头,或许是昨天心情好睡眠质量高,今天显得格外的水灵,她对自己笑一笑,戴上一幅大墨镜,拿上钱包去买鱼。

  十点多,餐馆还没正式开餐,不过孙俏和老板认识,自然可以开绿灯。

  “吃鱼好啊,早上刚来的新鲜桂鱼,又大又厚。”老板亲自捞起一条,那鱼活蹦跳的,几乎要从鱼网中挣脱出来,得到处都是水,孙俏退后两步,忙说:“行了,就是它了。”“怎么做,清蒸还是红烧?”“做菊花桂鱼吧,家里有客人来,为了好看。”“那你坐那边等会儿,这就好。”孙俏找了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拿出手机给李慕凡发短信,李慕凡说他在市场买水果呢,马上就开车过来,这时一辆黑色奥迪车经过,往她家的方向开去。

  孙俏拿了菜,小心翼翼的拎着,脚步轻快的往家走,奥迪车停在小区的地面停车场,这时向她晃了晃大灯,孙俏停下来,心微微的紧。

  车里的男人降下车窗,出一双深沈的,带着些微嘲讽的眼睛。

  他向她招招手,孙俏走过去,在离车子还有一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你来干什么?”李淮仁笑出来,摇摇头,道:“怎么了?不我?”“李淮仁,我请你放过我,以前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你让我过回正常的生活行吗?”他伸出手来拉孙俏,孙俏退一步躲开。

  李淮仁讽刺道:“跟我就不正常,跟我儿子就正常?他一个小孩子,哪就这么招你待见?”孙俏怒瞪他:“你到底想怎么样?”李淮仁见孙俏恼了,又把口气缓下来“瞧瞧,你把我当成瘟疫,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孙俏把头一扭,道:“没事你赶紧走吧!”“好了好了,不生气。”李淮仁打开车门下车,孙俏戒备的往后退,道:

  “你别过来。”“瞧你吓的,光天化的,我又不能干什么。”他到车后备箱拿出准备好的礼品,拎在手上:“我这不是替儿子上门提亲来了吗?刚才逗你呢!”孙俏瞪着他,不敢相信。

  “别撅着嘴了,带路吧!”李淮仁跟着孙俏上电梯,从镜子里边望去,孙俏正低着头,柔顺的头发披下来,垂在一边肩头,长长的睫呈35度角,密密的盖着眼珠,红润的微微的抿着,颜色像上了油的粉樱桃,白!的小下巴线条美好,很精致,有点微翘…往下看,是她曲线婀娜的身体,那比一般模特都要丰一些的围,还有傲人的细,和令人消魂的长腿──他不能忘记这副纤瘦的身躯曾带给他多么大的快乐。

  “几天不见,你到是越来越漂亮了。”孙俏戒备的看着他,像炸了的小猫,李淮仁笑笑,道:“需要这么感吗?

  我有什么错?我不能夸你漂亮吗?就是做为一个长辈,单纯的欣赏一下行吗?”孙俏当然不相信他会有什么”单纯”的目的,不过电梯这时到达楼层,两个人也结束了对视,她按下自家门铃,孙父摇着轮椅过来开门。

  “李部长,你来了,啊!”孙父高兴的什么似的,李淮仁忙问他身体好不好,把礼物放下来,接过轮椅推着孙父进去。

  孙父侧头说:“人来了就行了,还带什么东西…对了,怎么小李没进来?”李淮仁这时也微微惊讶了一下,道:“啊?他也过来吗?”孙父问孙俏:”怎么回事?李部长不知道?”孙母这时从厨房转出来,道:“李部长,您坐啊,孙俏,倒茶。”她接过孙俏买的东西,又转回厨房里,一边吩咐孙父:“老孙,你先和部长聊聊。”她突然发现屋里少了一个人,这时又探出头来问:“李慕凡呢,怎么没和部长一块过来?”孙俏赶紧说:“他买水果呢,马上就到了。”孙母看向门口,李淮仁带来的礼物正大包小包的堆放着,这父子俩真逗,还要分着买礼物吗?

  孙父和李淮仁坐下来聊天,男人的话题,无非是国家建设啦,老百姓民生问题,什么换界选举啦,国际形势啦。

  孙父问:“李部长,我听小李说你前阵子又进中央校学习了?是不是要进政治局啊?”李淮仁摆摆手,不愿意多谈,敷衍道:“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中国这政治,复杂啊。”孙俏洗了葡萄端上来,李淮仁看了她一眼,对孙父说:“别李部长李部长的叫了,都快成儿女庆家了,多生疏啊,是不是孙俏?”孙俏没理他,李淮仁自顾自的拉起她的小手,放在掌心拍一拍,孙俏惊的要缩起来,李淮仁道:“孙俏这丫头,一直和我有缘份,原来还认过干爹,这马上就该是我儿媳妇了,好啊,真好啊!看着两个孩子这么要好,我就放心了。”孙父道:“是啊,老李,孩子都这么大了,转眼就要结婚了,我们也老了。”李淮仁的手指头在孙俏的手掌心挠一下,她立马回去,他”呵呵”的笑,道:“老了不要紧,老了才能享受天伦之乐嘛,等小辈结了婚,赶紧的给咱们添个胖小子或是胖闺女,承膝下,这日子才过得有意思呢。”“是啊,这过日子,就是过个人气。”孙父点头“来,老李,吃水果。”门铃再次响起,这回是李慕凡,孙俏跑过去开门,小声埋怨道:“你怎么才过来!”“怎么了,才一晚没见,就想我了?”李慕凡小声调戏,孙俏捶他一下“别闹,你爸来了!”李慕凡说:“先把东西接进去。”“小李来了?”孙俏妈妈听见动静,出来,孙父给李慕凡点个头,李慕凡进门挨个叫人:“阿姨,叔叔…爸…”李淮仁打趣他:“这小子,叫爸爸叫得怎么那么别扭,到让庆家笑话!”孙父客气道:“小李好的,我到希望有这么个小子,能干又孝顺。”“那咱们换换,我就喜欢孙俏这丫头,那么漂亮,又乖巧,多贴心啊!臭小子不好,就知道和老子对着干,和我上辈子欠他的似的。”这话听在孙父孙母耳朵里是夸讲,但听在李慕凡和孙俏耳朵里是格外讽刺,李慕凡瞪着李淮仁,拳头都攥起来。

  “你瞧瞧,又跟我瞪眼了不是。”孙父打圆场道:“这倒是,人说父子上辈子是仇人,基本上都看不顺眼,哈哈!”孙俏拉了李慕凡的衣角,道:“跟我去洗手,等会开饭了。”孙母也想起来:“对啊,差不多了,孙俏,摆碗筷吧。”李慕凡在水盆边洗手,孙俏把脸贴在他的后背上“他不会是来搅局的吧?”他刚刚在她手心的一挠,让她忧心忡忡。

  他洗了手,用巾蘸干,转过身把她圈在怀里,问:“孙俏,你怕吗?”孙俏担忧道:“我怕他和爸妈胡说,我爸身体不好,可不能受什么刺。”“那我现在把他打发走?”“也不好!”孙俏道:“现在让他走,我爸我妈会怎么看?他们不了解情况,肯定觉得你不孝顺。”李慕凡握住她的肩膀“别担心,我爸在人前还是爱装个‘大尾巴’狼,你要是不想赶他走,我们就先听听他怎么说?”孙母做了一桌子菜,很丰盛,有红烧排骨,XO酱炒扇贝,酱牛和肘花切的冷拼,老醋蜇头,翻茄对虾,油菜炒双菇,干煸四季豆,老火靓汤,还有孙俏买来的菊花桂鱼。

  “来,李部长,家里没什么好吃的,就做点家常菜,别嫌气,多吃点,孙俏,给你叔叔盛汤。”孙俏只好做个样子,给李淮仁先盛上一碗,又依次给自己的父母和李慕凡盛上汤。

  李淮仁道:“家常菜好啊,家常菜难得,我都多久没好好的吃上一顿家常菜了。”孙俏给李慕凡递眼色,李慕凡会意,夹起一块鱼到孙母碗里“阿姨,吃鱼。”“给你爸爸夹。”孙父也对孙俏说:“招呼好你叔叔。”“不用不用,又不是客人。”李淮仁笑道。

  虽然这么说了,孙俏还是装个样子,夹起一块鱼添到李淮仁碗里“叔叔,你吃。”“好好好。”李慕凡见大家都开始动筷子,就所幸把来意说了:“阿姨,叔叔,我今天和我爸过来呢,也没有别的,就是想把和孙俏的事定下来。”李淮仁刚把鱼夹进口里,一听,道:“这小子,迫不急待喽,这还没等我发话呢。”孙父和孙母哈哈大笑,孙俏在桌子底下踢了李慕凡一脚。

  李淮仁撂下筷子,看了看孙俏,又看了看李慕凡,对孙父孙母缓缓道:“他们俩个的事呢?”他把话一顿,孙俏的心就提起来,李慕凡拉了她的手,一起看向李淮仁,眼睛里边不无警告的意味。

  孙父和孙母也觉得李淮仁和李慕凡这对父子有些怪意,不也把目光转了过去。

  李淮仁自嘲的笑笑,接着说:“他们俩个的事呢,我一直是乐见其成,孙俏做我儿媳妇,好…好…”几个人都松了一口气,李淮仁又道:“就不知道老孙你们什么意见啊?闺女养的不容易,会不会舍不得啊?”孙父眼睛里噙着泪,叹道:“要说嘛,也是舍不得,孙俏这么些年跟着我们老俩口,好日子没过几天,我年轻的时候就残废了,让她们娘俩跟着我吃苦,孙俏从小就比别人家闺女懂事…”孙母戳戳他,拦道:“说这些干什么,高兴的事情,你到感概上了。”李慕凡赶紧表态:“叔叔,我一定对孙俏好,关心她爱护她,一辈子包容她,你老就放心吧。”“放心,我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孙父道:“小李还是很不错的,懂事的,也不傲气。”他转过来,对李淮仁说:“不像当下那些小青年,今天爱这个,明天爱那个,把婚姻当儿戏。”李淮仁也点头道:“是啊,老孙,你就当多了一个儿子,我也当多了一个闺女,这是喜事啊。”孙父很高兴,多喝了几杯,脸上浮起两朵红晕,他醉态可掬的说:“老李啊,不是我老孙卖瓜,我这女儿可是很不错,又聪明又漂亮,甭管住哪儿,街坊邻居没有不夸的。”孙母摇摇头,道:“你啊,喝几杯就话多。”李淮仁给孙父斟上酒:“喝吧,今天高兴,庆家你别拦着。”孙俏有点担心,伸手去拦“爸,你别喝了。”孙父一把拉住孙俏的手,放到李慕凡手里,道:“好多小夥子对孙俏有意思呢,其中不乏条件好的,长得精神的,那托邻居啊同事的做媒的多了去了,我可把孙俏交给你了,敢对她不好我可不饶你!”李慕凡知道和喝醉的人不能较真,连忙点头称是,俯在孙俏耳边说:“那些个小夥子啊,长得特精神的,七大姑八大姨推荐的,你可不许给我搭理,要搭理我也饶不了你。”孙俏瞪他:“你也喝多了?”李淮仁看两个人咬耳朵,又和孙父干了一杯,对孙母道:“这定婚宴,庆家想怎么办呢?”孙母看了看孙俏和李慕凡“我想呢,也不用太辅张了,毕竟不是结婚,不过俏俏现在也是公众人物,前些日子报纸杂志也都上了,这个事还是得有个待。”“那是那是。”李淮仁道:“那就在钓鱼台办几桌,请些亲得近的亲戚来热闹一下,之后再见个报,怎么样?”李慕凡道:“钓鱼台就不用了吧,太严肃,谁也吃不好,不如包下金宝街那家厉家菜,一个四合院,关起门来很随意,孙俏,你说呢?”孙俏当然支持李慕凡,孙母道:“钓鱼台,那是首长们吃饭的地方,是严肃了点,听说警卫都是配的,要是喝多了失了态就麻烦,还是小李说的对,就厉家菜吧。”李淮仁笑笑,说好,然后问李慕凡“你给孙俏准备戒指了吗?”李慕凡一愣,这个事他是疏忽了,不过也不晚,就道:“等一会儿我带孙俏去挑。”李淮仁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蓝色丝绒的盒子,一边打开一边解释:“结婚戒指你们自己去买,定婚戒指用爸爸这个,就当我的一点心意。”孙母一看,那戒指真是精致璀璨,两边上有碎钻相称,中间一颗主钻,大概一克拉左右,很优雅耐看,并不是十分夸张。

  孙俏和李慕凡对视一眼,有点意外。

  李淮仁道:“儿子,别愣着了,给孙俏戴上。”李慕凡在孙母孙父的殷殷期待的眼光中接过来,拿起孙俏的小手,给她套进无名指,这戒指就像孙俏亲手试戴过的一样,大小刚刚好。

  李淮仁看到她青葱似的玉指,与钻石戒指相得益彰,说道:“很漂亮。”孙母道:“孙俏,还不谢谢叔叔。”李淮仁不依道:“就快成一家人了,和李慕凡一样,叫我爸爸。”孙俏突然想起那些不可与外人说的,和李淮仁在一起的夜晚,他也是着闹着让她叫爸爸,对于这个称呼,她是有心里障碍的。

  李慕凡看她咽了咽唾沫,很为难的样子,说:“算了吧,孙俏不好意思。”孙父道:“早晚也要叫的,适应一下也好,孙俏,快叫爸爸。”孙俏看了一眼李慕凡,他抓着她的小手在桌子下面握紧,好像要给她力量,她快速的叫一声:“…爸爸。”“好,好。”李淮仁笑的很慈祥,一连说了两个好。

  孙父”嘿嘿”的笑,指着李慕凡“你还没叫我爸爸呢,我闺女都快让你拐跑了。”孙母说:”什么拐啊拐的,真难听。”“不想拐他老跑咱们家干活?”孙父瞪眼,道:“你当我傻瓜啊?呵呵!”李慕凡所幸端起酒杯,大大方方的说:“爸、妈,我敬您们,谢谢您们愿意把孙俏嫁给我。”  Www.IJlxS.CoM 
上一章   潜规则   下一章 ( → )
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78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潜规则是不详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潜规则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