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吉林小说网
吉林小说网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周末宿夜 再婚妈妈 人妇教师 冷艳医生 姐弟爱情 真实自白 不堪回首 色枭回忆 外来媳妇 慾火高升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吉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潜规则  作者:不详 书号:13813  时间:2017/5/2  字数:6717 
上一章   第75章    下一章 ( → )
李慕凡加快车速,窗外的行道树飞速的往后退,汪平伟他们的车也咬的很紧,最近的一辆,仅仅距离一个车身,它一直试图往悍马身上撞,以减低这边的车速和威胁他们把车停下,几次撞击的时候,车子被冲力撞的震动,再加上过快的车速,孙俏感觉一阵阵的晕眩。

  李慕凡向她看了一眼,见她小脸都白了,小手紧紧的抓着车顶的扶手,人靠在坐椅上打蔫,又看看后视镜里面穷追猛打的吉普车,他腾出一手,把手机仍给孙俏,道:“来,别闭着眼,越闭着它越晕,起来帮我给哥们打个电话。”说真的,他不怕汪平伟,要就他一个人,和他们拼了都可以,但是身边还有孙俏,他不能让她受一点伤,也不能让她落汪平伟这种禽兽手里。

  孙俏刚接过来,感觉车身猛地又是一震,向左偏移,手机摔了下去,李慕凡不敢大意,连忙收拾心神,专注开车,孙俏弯了身子把手机捡起来,有些担心的问:“李慕凡,不会有事吧?”“能有什么事?汪平伟这孙子就是一条狗,会叫两声就以为自己能咬人了!

  别怕,给我哥们打电话,让他增援我们。”孙俏调出李慕凡的通话记录。

  他说:“找邵子扬。”孙俏按下播出键,无奈邵子扬不接,她心里想,这要怎么办?难道要跟李慕凡死在一起嘛?她看着他的侧脸,那直的鼻梁和抿住的嘴

  其实情况没有那么糟糕,李慕凡选择高速路行驶,路上车辆不多,甩开后面追赶的车辆相对容易些,而且一路开过来,与汪平伟等人展开公路追逐战,已经被测速仪拍下来,并引起了警方巡逻车的注意,就在孙俏播打求救电话的时候,李慕凡已经看到有警车跟上来,看到人民警察出现,他觉得他们还是很可爱,也许用不着哥们帮忙,这帮孙子也就知难而退了。

  果不其然,又过了一个收费站以后,孙俏发现,后面紧追不舍的越野车减速了,汪平伟降下车窗,把手伸出窗外,竖起中指,向他们晃了晃。

  “这孙子,也就这点能耐。”李慕凡嗤之以鼻。

  “前方车辆,请你靠边停车,接受检查。”后面警车的喇叭向他们喊话,李慕凡当然愿意配合警方,本来超速也不是他愿意的,他一直是非常遵守交通法规的。

  可是就在他松开油门,准备刹车之际,却出乎意料的发现,刹车出了故障,无论他怎么踩,它都没有反应,只得继续往前开,孙俏也发现不对劲儿,和他对视一眼,李慕凡苦笑着摇摇头。

  此时,警车追上他们,再次要求他们靠边停车,李慕凡降下车窗,像警坦诚刹车失灵,恐怕要等油箱里的油消耗掉才能停下,于是路上出现这么一个景观,巡警的索纳塔矫车给后面的悍马SUV开着道,开过一个又一个收费站。

  “再开就到秦皇岛了。”李慕凡看了一眼路标,孙俏抿着嘴儿不说话,他笑笑握住她的手:“高兴一点,就当兜风了。”孙俏心烦意,也没想到要把手拿出来,撅了撅嘴道:“你别开玩笑了。”李慕凡只当她是撒娇,心情还不错。

  “别担心,没事的。”孙俏开口“那个汪平伟…”“以后离他远点,听到没有?”李慕凡捶了一下方向盘,看一眼路标,上面写着,距秦皇岛还有1KM,恨道:“我跟这孙子没完。”孙俏想了一下,说:“我不想看你好勇斗狠的,出人命不是那么好解决的。”昨天你打了我,今天我就要打回去,明天你又更狠的打回来,这早晚得出人命。

  她大概猜到昨天发生了什么,肯定是那个汪平伟下药后对她不规矩,让李慕凡给打了,今天才找他们寻仇来了。

  汪平伟固然很人渣,打他一点都不冤屈,可是犯不着为这种人犯错误。

  李慕凡撇了撇嘴,道:“你不要他的命,他还想要我的命呢?你就那么不待见我,想我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死了你就清静了对吧?”“胡说!”孙俏气得瞪眼,叫道:“李慕凡,你怎么不懂好赖话呢?谁想让你死啦?!”“好好,别急,我就那么一说。”“说说也不行。”“好,那叫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就算我想不计较,那汪平伟也不见得就能收手,这路人,不报复回来不可能甘心的,人善只能被欺,懂吗?”李慕凡见她恼了,给她解释,伸手过来捏了捏她的小手,孙俏瞪他一眼,道:“你好好开你的车。”都什么时候了还吃她豆腐。

  “嗯。”他应一声,没两分锺又去摸她的头发。

  巡警从后视镜看见他们的动作,以为小俩口在打情骂俏,叹自己命苦,也没拉个人来说说话。

  跑了快三百公里,油表终于见了底,把车停在紧急停车带,放好标志等拖车公司的人来拉,李慕凡带着孙俏乘巡警的车回城。

  孙俏的心落回肚子里,觉得很疲乏,头靠在椅背上,没多久就睡着了,李慕凡看着她倔强的小脸,有些不是滋味,她怎么就离得那么远了呢?怎么才能把她的心拉回来?他一时觉得两人贴的很近,和从前一样的近,好像从没有隔阂,一时又觉得很远,远隔重山,怎么也翻越不了,要怎么能改变现状呢?

  他皱皱眉,将她的头放到自己肩膀上,孙俏没睡实,感觉李慕凡先是给自己整理头发,将发丝理到耳侧,然后手指在她的脸颊上抚触,一下一下的,很轻柔。

  巡警把车开到加油站加油,顺便看了一眼相互依偎的年轻男女,有些哭笑不得,本来以为是有人飙车超速,结果却闹出了刑事案件,他跟着这对事主跑了老远的路,还得负责把人给拉回来,看看人家,睡得多香啊,合着就他一个倒霉的。

  李慕凡醒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头枕在孙俏腿上,他抖抖精神坐起来。

  “醒了?”孙俏转过头。

  “这是到哪儿啦?”巡警回头道:“睡好啦?这都进四环了,看吧,这会儿正堵的要命。”李慕凡有点不好意思,但他不太会说客套话,从小长到大,父亲官运亨通,到是尽听别人说些客套话。

  孙俏连忙向巡警到谢,巡警说:“回去赶紧报案,这蓄意破坏刹车可不是小事,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吗?是不是就追车的那帮人?”李慕凡点点头,道:“有些头绪了,我们去公安局说吧。”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没事不会和儿子联系的李部长打来电话,他看一眼显示就望向孙俏,声音平涩的问:“你要接吗?”孙俏把头一扭,不说话。

  李慕凡按了静音。

  电话消停不到半分锺,进来一条短信:孙俏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李慕凡把短信拿给孙俏看,孙俏皱了一下眉头把电话回拨过去。

  “喂?”李慕凡发现,孙俏接电话的时候,有些刻意的回避自己,语焉不祥的支应着,答复那边的词包括:“嗯,哦,行,我知道了。”他嘲笑自己还没有他老爹拿女人有办法,她这时结束电话递回过来,他她的头发,道:“原来你也乖顺的,怎么就在我这里宁啊?”孙俏一愣,知道李慕凡误会了,可是不误会又能怎么样?她和李淮仁本来就是七八糟的搅在一起,跳进黄浦江里也洗不清,还不如不解释了,这感觉让人无力,想哭但是哭不出来,其实自从惹上这对父子,她的生活便完全轨,她所经历的,根本不是一个十八岁女孩子可以想像的,同时也是绝对会被道德伦理所不的。

  她看了他一眼,道:“你爸爸不让去公安局报案,说有话对你说。”李慕凡想了一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汪平伟估计是怕事情败,找了汪主席出面说情,李淮仁现在正筹备着下界选举进中央政治局的事情,为政途辅路,他得卖给汪主席一个面子,汪主席职衔上虽然是挂得闲差,但是层层重重的官场关系网里,不少人都是他在做市委书记的时候培植起来的,也不能小看了。

  所以,两个人不但没有去报案,还要和李淮仁一起,同汪主席一桌吃饭。

  估计是怕饭桌上再打起来,汪平伟没有面,汪主席打量一下李慕凡,又看看孙俏,笑得一脸和蔼,道:“小孩子不懂事,都是闹着玩的,你们两个别往心里去啊,就当是看叔叔的面子,不要和平伟当真。”孙俏对汪主席这张脸还是有印象的,作为全国政协的副主席,他也经常出现在新闻联播里,那时她觉得他看起来很慈祥,而且在当市委书记期间也确实为市民办了不少好事实事,现在看来,当官的,都不能从表面上一概而论。

  这时汪主席又对李淮仁说:“淮仁,孩子们都大了,咱们也老了,人民公仆当了大半辈子,但是日子过得还是不消停啊,岁数大了,就怕孩子们走错路,这比自己走错误都危险,就在咱们眼皮子底下走错,那可是难辞其咎啊!”“老汪,你说的也正是我想的,咱们这一代,过的小心翼翼的,生怕对不起老百姓,怕给人戳脊梁骨,可是孩子们呢?却老拿自己当特权阶级,以为出了事就一定能有人给兜着,干什么都无法无天的,知法还要犯法,一点原则都没有。

  当然,慕凡这孩子,也让我给惯的脾气暴躁,他从小就没吃过什么亏,和孙俏感情又很好…不过,打人还是不对的。”他这一番话,其实就是各打五十大板,表面上虽然接受了汪主席的说法,但是前因后果他一点也不糊涂,也不允许汪主席装糊涂。

  李淮仁停顿的时候,看了一眼李慕凡,那是警告的眼神,然后抬手给孙俏盛了一碗汤,这个细节汪主席没有忽略,他抬头的时候,发现李慕凡正在看着自己,那眼神真叫一个讽刺,这使得他心里极其不舒服。

  他讪讪的笑了笑,看了看李淮仁,道:“这两个孩子,好事快近了吧?”李淮仁道:“好男孩志在四方,当然要先立业再成家,不过,什么时候办喜事我肯定得给老哥哥你去个信儿。”孙俏很疑惑,李淮仁的这种说法,似乎是认同她是李慕凡的女朋友了,那她签下的婚前协议,又说明什么呢?李淮仁这个男人,她真是越来越不了解了。

  同一样的一席话,李慕凡听起来又是另一番释意,他突然觉得心跳的很快。

  “好啊好啊!这真是好事,到时候我一定包个大红包。”汪主席笑的开怀,道:“老弟,你这个准儿媳妇好啊,又高挑又漂亮,我们就是没想到你会选一个模特做儿媳,真是平易近人哪!平伟那孩子,办事不牢靠,还爱和小明星传点绯闻,一天花边新闻要是没有他,他就浑身不对劲儿,就这个出息,我回去再教育他。”孙俏吃的很少,就听着两个官场老手打官腔,说场面话,她偶尔视线同李慕凡汇,都发现他嘴角挂着讽刺的笑,眼神变得极冷淡,好像说不出的厌恶。

  吃完饭,汪主席坐车先走,李淮仁站起来对孙俏说:“今天别回去了。”这句话似乎不容反驳,李慕凡刚想说什么,李淮仁又道:“你也跟我回家去。”李淮仁打发了司机回家,由李慕凡驾车,父子俩坐在前排,孙俏独坐后面,一路往位于近郊的别墅开去。

  李慕凡看看北京繁华的夜景,又在后视镜看了一眼疲惫的孙俏,怪声怪气的对李淮仁道:“关于汪平伟的问题,我想您得有个心理准备,您能容,我却未必。”李淮仁斥责道:“胡闹!你还想要怎么样,你把人打成那样,还想干嘛?不出人命不死心是吧?我以前就是这么教你的?凡事都用武力解决?嗯?”“打他?杀他都不多!你知道他对孙俏都做了些什么?你就无动于衷?”李淮仁给噎住,想了想,缓下脸色,道:“孙俏是受了委屈,不过不是没酿成悲剧嘛,你人也打了,气也出了,这事就算了,别折腾了,咱们家这点事也不光彩,真要让有心人惦记上了,把内幕揭出来,你就省心了?”再说,汪平伟这种人,往后再收拾也不迟,根本不急于一时,但是这话他没说,他怕李慕凡沈不住气,非得这个时候办他。

  “您也怕丢人?”李慕凡”嗤”地一笑,他看见孙俏眼内一闪而逝的、受伤的神情,对李淮仁讽刺道:“还内幕,都什么内幕啊?您说说,也让我见识见识。”“李慕凡,我是你爸爸,你少给我说话夹的,孙俏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我没什么对不起你的!”“你的女人?你敢和外界说嘛?你要是敢,刚刚和汪主席吃饭的时候干嘛去了?汪主席说她是你儿媳妇的时候,你怎么不纠正说她是你女人呢?你敢吗?你就光明正大了?我看你是怕政治局委员选不上吧?”李淮仁吼完了李慕凡吼,脖子上的青筋都显现出来,孙俏看着父子两个脸红脖子的较上劲儿,心里却奇妙的觉得有一种快,她想,一直是你们在我,让我难受,现在终于轮到你们了。

  李淮仁气得不轻,不过既然摊牌了,总比三个人在底下互相猜疑好,那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你只要知道它在那,就算不会引爆,心里也还是不踏实。

  “孙俏的事情,让我再想想,你们跟我回去,今天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都明天再说。”别墅房间很多,李淮仁并没有要求孙俏同他一个房间,当然也不会安排她和李慕凡住,为了三个人的面子,还是各住一间,这个安排不能说皆大欢喜,但是也可以接受。

  本来他也想同李慕凡把事情谈开,但是他的一些想法,他怀疑他接受不了,同时孙俏也接受不了,所以他要再想想,至于要怎么做,那就更是后话了。

  孙俏躺在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这对父子到底要拿她怎么样,她心里没有底,和李淮仁的协议,李慕凡肯定不会轻易接受,她讨厌与他没完没了的纠,中间再加上一个李淮仁,与老子儿子都有染,这太恶心了,意识到今晚他们都在一个屋檐底下住着,这让人难以呼吸,有时她甚至卑劣的偷偷希望,李淮仁在视察灾情时被洪水冲走,或是李慕凡出国,再也不回来,这样她就不用面对他们,至少会有一个新生活吧。

  北京的秋天是干燥多风的,孙俏好不容易睡着又被干醒了,觉得嗓子不舒服,又又涩,可能是头的加器里没有水了,想了想,还是起来,去厨房喝点水,顺手再给加器添点水。

  她穿上外袍汲着拖鞋往出走,在走廊上被外力一拉,收拾不住的冲进一个温热的膛,她吓得要尖叫,却被一双大手及时捂住。

  “别叫,是我。”李慕凡拍上门,在黑夜里看着孙俏,对着她的小嘴儿吻下去,着她的瓣,又软又甜,大手覆在她口上捏,么指绕着头划圈,她”嗯嗯”的哼叫,扭动,蹬,挣扎,但是不及他的力气大,李慕凡的手伸进孙俏的睡裙里,把内扒下去,用脚一踩,同时拉起一条白晰修长的大腿,把孙俏在门板上,硕的头抵送,就这样,以站姿进入她。

  “啊─!”孙俏尖叫一声,他的大送进来,她不够,却也不太疼,但是很,非常道一下子就全撑开了。

  李慕凡鲁的送,疯狂的冲撞,孙俏的捶打反抗都好像是在给他助威似,他往她花心处顶,磨得火辣辣的烧灼,头一下一下的刺穿,使得她的小腹一揪一提的疼,他”哦、哦”的大吼,股一耸一耸的戳入,顶得她的身体在门板上一蹿一蹿的,任何女人,在这样烈的媾中,就算是不舒服的,也会有强烈的反应,孙俏觉得她的体,就这样不知羞的奔下来,打两人的结合处,随着他的动作”唧唧”的应合着。

  不知什么时候,她的双臂已经挽住他的脖子,而他也将她的另一条腿抬到间,在黑暗中息,,冲撞,收缩,释放。

  当情平复的时候,他说:“孙俏,有什么问题都交给我,你要对我有信心。”孙俏苦笑“你爸爸不会同意的,而且,我们也回不去了,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和你,都变了。”“如果他不反对,你会不会跟我?”李慕凡只担心孙俏心里还有疙瘩。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往事历历在目,李慕凡固执起来,比一牛头还倔强,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惹他不高兴了,他又会来伤害她,让她难受。

  经历了这几年,她就有一点认识,那就是男人有时候不是那么好讲理的,他们就仗着自己力气大,迫女人服从,就像刚刚那样,不管她配合与否,他都有办法达成目的。

  “孙俏。”他叫她。

  “你睡吧,我回去了。”孙俏整理好睡衣,拨了拨头发,打开房门,李慕凡拉了一下她的胳膊,孙俏一顿,但是没回头,只叹了口气。

  他觉得身心疲惫,而且就算现在把她留下,也解决不了什么实质问题,不如各自冷静,但是他相信,孙俏对他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孙俏到饮水机打了一杯水,润了润喉咙,在黑暗的厨房里愣了一会儿神,觉得有些凉了,就走回房间,她坐在沿,把睡衣的外披下来,掀起被子平躺下去,刚想翻个身变成侧睡,旁边竟然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她的──她惊,瞪大眼,看见李淮仁那张脸,还有他黑暗中恻恻的眼神,他温暖干燥的大手从她的小腿抚到大腿,再从大腿抚到腿间,她突然联想到某种凉的爬行动物。

  “大半夜不在房里呆着,内也不穿,你干嘛去了?”李淮仁在她的腿间蘸了蘸,孙俏觉得又有一些没有拭干净的就这样不经意的出来。  wWW.iJlXs.cOm 
上一章   潜规则   下一章 ( → )
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75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潜规则是不详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潜规则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