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吉林小说网
吉林小说网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周末宿夜 再婚妈妈 人妇教师 冷艳医生 姐弟爱情 真实自白 不堪回首 色枭回忆 外来媳妇 慾火高升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吉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潜规则  作者:不详 书号:13813  时间:2017/5/2  字数:5826 
上一章   第73章    下一章 ( → )
司机不甘心,劝道:“我说女警官,您这是要上哪里哇,这一片荒凉的,我看你一个女孩子,还是别只身和歹徒周旋,万一有个闪失可哪能办?你说你还那么年轻呢,生命多可贵啊,是不是啊?咱们跟到这里就回去吧,我也上有老下有小滴,一家人等我养活呢,可不能死在这种地方。”再说了,旁边就是垃圾填埋场,死在这里也不光荣啊!

  严欣欣让他”磨即”的心烦意,这时看陆湛泯放慢了车速,像是要到地方了,赶紧道:“师傅,停车,别出声。”出租车司机停了车,看着后面漂亮的女警官叹口气,直道自己运气不好,居然赶上人民警察执行公务,被拉来当车夫,搞不好还有生命危险呢。

  陆湛泯停在路边,熄了火,拔出钥匙,拿着装药的塑料袋下来,根据职业的习惯,他先对周围反侦察一番,居然瞄到二三百米远处停着一辆出租──不对!

  这个地方不应该有出租车经过,附近没有居民区,没有商店,只有背后这一座废弃仓库,政府规划将在三至五年之内将其移除。

  他摸了摸子口袋里的,一步步向出租车走来,司机吓坏了,战战兢兢的问:“我说女警官,现在可怎么办?我看我们快跑吧!”他下意识的拉起手刹,车刚好停在一个有坡度的地方,便往后出溜了一两米,陆湛泯紧跑几步,借由一面砖墙掩护住自己的身子,大喝一声:“谁在那里?出来!不出来开了!”司机发现自己手抖的厉害“警官…女警官…他可有,你带了没有啊?

  我…我看我们快跑吧,我家里还有老小呢。”“别动,他不会把咱们怎么样的。”严欣欣降下车窗,小心翼翼的伸出脑袋,陆湛泯都举起来,也拉了保险,一看是她,复又放下,只在嘴里骂了句脏话。

  司机看他走过来,更害怕,严欣欣拍一下他抖动的双肩,道:“你镇定点,这位是我的同事,也是警察,怕什么怕!”“哦…哦…警察啊…吓我一跳,我说怎么有呢。”正说着,陆湛泯走到跟前,脸绷着,问:“你跟踪我?”严欣欣不答反问“这是哪啊?陆警官不回家,跑到这里干嘛呢?还戴着,可真不寻常,也不知道是不是为公务呢,要不是,私自携带支可是违法行为,你一个干刑侦的,不能知法犯法吧?”陆湛泯一怔,这个胡搅蛮的女人。

  “胡说什么呢,赶紧给我回去,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严欣欣道:“上个月,咱们局双开的那三个警察,出的什么事你知道吧,别为些个小钱断送自己前途,警察虽说挣的不怎么多,可还是铁饭碗吧。”她还以为陆湛泯也设”赌局”呢,要不就是给秘密的地下院当”保护伞”这年头,但凡芝麻绿豆大的官也要为”孔方”兄打算,真正丙袖清风的,少之又少。

  “我能出什么事?”陆湛泯瞪她:“再说,就是有,我的事也轮不到你管!

  算哪葱啊!哪凉快哪歇着吧!”“你!你!”严欣欣指着他的鼻子,气的脸色发白,这男人,怎么说也是为着他好哇,居然说这种话,两个曾经那么亲密的人,怎么就翻脸无情了呢?

  “我什么我?我不过是没按照你的想法眷恋回头草罢了。”陆湛泯道一抿:“走吧!别在这儿现眼!”严欣欣坐着出租车往回开,怒不可言,又是气又是闷,像被人在口上捶了一拳,但又不知道怎么报复好,憋屈的要命,心想:陆湛泯,你别让我揪住你小辫子,否则我非把你头皮掀下来不可!

  “姑娘,原来是追男朋友呢,这可不是好习惯,还警察呢,你说说,你是哪个所的,我得和你们所长反应反应。”知道没有危险了,司机又来劲儿了!

  严欣欣瞪他一眼,掏出两张票子,扔到前座上,道:“车钱也不少你的,哪那么多废话!”“哎…哎!我说警察同志,你怎么个态度?懂得尊重人哇?我就是个开出租车的,可是不偷不抢,凭本事赚钱,也不比你矮一截…”严欣欣让他唠叨烦了,本来心里就着呢,这时一辆黑色桑塔纳从身边开过去,不紧不慢,很悠闲的车速,错车的时候,她看到驾驶座上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只是鼻梁上架着墨镜,看不到眼睛。

  陆湛江看陆湛泯回来,站起身,拍拍他肩膀,揽住。

  “哥,咱们得换个地方了。”“什么?”陆湛江皱下眉,道:“又要换?”这才几天啊?

  “小心驶得万年船。”陆湛泯说出心里的顾虑“我今天不小心,让派出所的一名女干警发现这里了。”“哎呀兄弟!你这办的什么事啊!”陆湛江大惊,马上跑到窗边查看,陆湛泯马上解释,说:“应该不要紧,是我原先女朋友,误打误撞跟到这里,咱们赶紧转移,不碍事。”陆湛江这才松口气,用拳头顶一下湛泯的肩,骂道:“你这小子,惹什么风债,我早晚是要把你调回北京的,少在这里留情,玩玩就算了。”“嗯,就是玩玩。”陆湛泯不在乎的支应一声,又问:“那两个老家夥呢?”“办事办的太累,还没起呢,没用的老东西。”陆湛泯低声音道:“什么时候让他们把大钱吐出来?道儿我都已经铺好了,送这两位官老爷到‘好地方’逍遥逍遥去。”“切!狡猾着呢,还有的耗!”哥俩正说着话,陆湛江突然改了口,笑嘻嘻的道:“邵书记,汪局,睡的好吗?”陆湛泯一回头,刚好看到两贪官黑着眼圈下来,样子有些憔悴,看来岁数是不饶人的,玩女人也得有个好身体。

  “哎呀哎呀!年纪大了,不比你们年轻人了。”邵鹏远捶捶自己的肩膀,汪佟铭捶捶后背,两人相继在茶几边上坐下。

  陆湛江招乎手下“大军,大军呢?没看领导起了,赶紧上‘早饭’。”大军把准备好的煎鸡蛋,面包,豆浆和牛端上来,汪佟铭皱眉看了看,拿起两只烤的有些糊的方片面包,夹着鸡蛋吃了,邵鹏远道:“这些洋玩意吃不习惯,要是有油条就好了。”陆湛江呵呵一笑,拍拍弟弟肩膀,道:“书记都发话了,你下次记着买去啊,咱们得给领导们服务到位。”陆湛泯一撇嘴道:“邵书记,汪局,就别挑了,这个时候能有食物垫一垫肚子就是好的,总比吃牢饭强!”邵鹏远不乐意了,昨天还输给这哥俩百十多万呢,有钱什么山珍海味吃不到?

  要油条都不行?这也太黑暗了吧?

  陆湛江扮好人,道:“邵书记,您甭跟我兄弟一般见识,他不懂事,不过今天刚上总局开了会,所以心情不好罢了!”汪佟铭心里”忽悠”一下子颤,说实在的,打从出逃以来,他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老是梦见被中纪委双规谈话,要不然就是锒铛入狱,头发都剃没了。

  “怎么了?没什么大事吧?”陆湛泯道:“既然问了,我也不瞒着,这里不保险了,我们今天夜里就得转移。”这时大军的手机响了,他不敢接,拿出来拨了静音,陆湛泯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是一部Iphoe4手机。

  他一把抓住大军的手腕子,怒喝道:“这手机谁的?!”大军吃了一惊,结巴道:“我…我的啊!怎…怎么了?二哥?”陆湛江道:“兄弟,你反应过度了吧?”陆湛泯不撒手,问道:“手机从哪里来的?是不是周那婊子的呢?你看她手机新,就私自扣了是吧?”Iphoe4这时在内地还没有开售,想要购买,北京中关村是一个途径,但是黑市价约合一万五千元人民币,当然也可以从国外或是港台地区带,但都要经过三至五周的订货周期,还得请人背回来,运作起来相当麻烦。

  大军腿肚子发颤,嘴上却不承认“二哥,这是海鲜市场的摊贩教敬的,我没上,和周没关系啊,我再傻不能这么干啊!”“撒谎!贪小便宜的傻!”陆湛泯照着他的了一脚,把大军踹飞出去,撞到桌子角,滑下来:

  “狗娘养的,胆子忒他妈的野了!”陆湛江走过去,把手机拿过来,扔给陆湛泯,道:“行了,别打了,打能解决问题吗?都已经这样了,这手机你看着处理吧,我想电话卡大军早不知扔哪儿了,也不至于惹什么祸。”“哥,这款是智能手机,如果周这婊子设置了防盗软件,想找到它并不难。”陆湛江一皱眉,道:“那还等什么呢?赶紧找个地方处理掉。”“总之今天必须转移!”周发起了高烧,摸着都烫手,陆湛江喂她吃了药,捂着被子发汗,她烧的发晕,拉着陆湛江的手叫”爸爸妈妈”陆湛江心里觉得怪异的,用手巾沾了些凉白开给她润润干涩的嘴

  邵鹏远和汪佟铭也过来看她,见她奄奄一息的样子,也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怜惜肯定算不上,但是这些大领导在家连兔子也没杀过一只,这人要是死在眼前,还是震动的。

  “湛江,不会有事吧?”“说不好,军侵华那会,被死的女人也不是没有。”陆湛江给周拉拉被子,看了他们一眼,心道:两个怂包。

  “那可怎么办啊?”“呦!你们不是要她死吗?这会就猫哭耗子假了点吧?”邵鹏远擦擦汗,稳定一下心神,尴尬的说:“也不能那样说,刚出事儿那会儿,确实是想把婊子碎尸万段来着,可是咱们共产人,什么时候也不能赶尽杀绝不是,要给别人留余地,也是给自己留余地嘛!”陆湛江”嗤”笑一声,还”共产人”呢?都成窜犯了也不忘记摆官腔,他摇摇头,道:“两位领导歇着去吧,这有我照顾,而且湛泯已经去布置了,等车到了就转移。”汪佟铭已经跑路跑的有些腻味了,无奈问道:“这回又去哪儿啊?”“绍兴吧,那边有人接应。”“哎!”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陆湛江分开周一双纤长的大腿,那边骨均匀,肤质细腻,虽然说昨天折腾了她一宿,但是现在看起来,仍然有难以言说的魅力,只是这双腿的尽头是红肿的,糜烂的,的皮都破了,还殷殷的渗着血和浓水儿的混合物,看得人心也跟着动,他记得十分清楚,刚完事儿那会抱着周去洗澡的时候,只要水淋过这个地方,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搐,想必是很疼的。

  “来,咱们上点药,上点药好的快。”他把陆湛泯买的一个消炎的拴剂剥开外包装,手上套着一次塑料指套,小心翼翼的夹着药拴给她进去,入口处的已经肿的快要翻撅出来,他看的心一跳,猛然想起自己”老二”在里面的消魂滋味,定了定神,才又往里

  因为她肿的厉害,药不能顶的很靠里,中途就已经部分化开了,一些药水儿出来,陆湛江把它抹在周围的皮肤上,看说明书,好像这个药是放得越深越好,这样药效发作才比较均匀,覆盖整个道。

  说明上写着:用中指将拴剂推入道五至六厘米处…陆湛江觉得自己下腹硬的厉害,喃喃说道:“这手指头太硬,还是用我的宝贝帮帮你吧!”周烧的糊涂,全身像个滚烫的火球,陆湛江扑上来住她,一手拉开她大腿,一手把拴剂顶在入口,头圆钝钝的顶着药往里送,他不要脸的说道:“你看看,这样多好,吧送的药,肯定够深,绝对消炎!”他就没看说明书最下方一行字:用药期间,避免行房。

  陆湛江在周身上耸动,周疼的挣扎,却避不过他的顶戳,,他像一头猛兽,强势的将她撕裂,她疼的大喊,陆湛江怕把另外两头狼也招来,就用巾把她的嘴堵上。

  “呜呜…”“宝贝…好宝贝…真紧…你真舒服!”陆湛江合着血水儿,就跟给处女开苞似的,血的腥味唤醒男人的野,他强有力的冲撞,在她的肚子里横行,周昏过去,身体一动不动,陆湛江像尸一样的折磨她。

  “!”突然,几声碎玻璃落地的巨大声响传来,陆湛江吃惊不小,回头想身已是不及,他看到一个人破窗而入,好像天兵下降一般,都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就这样以”雷霆之势”闯到眼前,接着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从周身上掀翻,下身一阵巨痛,他捂着宝贝老二疼的在地上打滚。

  “啊──!疼啊──!疼…啊…我…哦!”肖正用带着钉子的鞋对着他下体猛踹,几下就血模糊,大骂”畜生”他急红了眼,揪住陆湛江的衣领,对着他的脸左右开弓的猛,鼻血手,陆湛江身体也很强壮,本能的做出防御动作,抵挡了几下,可也远不是肖正的对手,肖正是特种兵,又是怒不可谒的暴燥,完全杀红眼,就好似疯了一样,不到一方死亡不肯罢休,陆湛江的脸肿的像猪头,面目全非,眼睛都睁不开,下面老二也给踢扁了,丧失刚才的”雄风”肖正还不解气,抓着他的头往墙上摔,血出来,溅了一墙红雾,此时,门外响起警铃,是刑侦队长的声音:“邵鹏远、汪佟铭和其它犯罪份子听着,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请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一年后,

  天色正好,草长莺飞,一片生机,现在是四月下旬,午后温暖的阳光照耀着北京城。

  这时的周已经退出娱乐圈,放下她一直追逐的明星梦,她现在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坐在自已公寓的阳光房里发呆,她的化验报告从医院寄过来了,折磨了她一年之久的盆腔炎终于不再成为困扰,私处撕裂的部分愈合的很好,医生建议在不过度劳累的情况下,可以有节制的同爱侣过生活。

  她放下报告,拿起手边的红茶喝一口,温暖的感觉遍布全身,这就像一个男人曾经给过她的那种温暖,淡淡的,却让人品味出幸福的滋味。

  周的爸爸妈妈一直在照顾她,调理她的饮食起居,周的身体渐渐强壮了许多,体重也增加了五斤。

  “子,来,趁热喝了,有营养。”“妈,又吃什么啊?我都快成猪了。”“快点来吃,现在又不当模特了,胖点才好看。”周妈妈炖了排骨莲藕汤,忙给女儿端上一碗,周爸爸也跟上来,抖了抖手上的报纸,喜道:“大快人心啊,你看这几个孙子的德,全判刑了,邵鹏远十五年,汪佟铭十二年,陆湛民八年…”“去去去,又说这些人渣干什么,不看不看!”周妈妈怕引起女儿的伤心事,把老公往外推。

  周爸爸收了声,看了看周的神色,劝道:“甭管多难的坎,也该过去了,小肖明天该出狱了,收拾收拾,给他洗尘去灾,接回来好好过日子吧!”肖正因为”防卫过当”至陆湛江当场死亡,但介于事出有因,加上协助破案有功,所以被判了八个月劳动改告。

  周点点头,心里一阵心酸,复又一阵踏实,是啊,肖正该回家了。

  说起肖正,周妈妈是满意的,这小夥子不错,真心对周好,否则也不能”犯错误”

  “子啊,要是和他处得来,就早点把婚结了,女人啊,有个稳定的家庭最重要,老公孩子都在身边,那才叫幸福呢。”周垂下睫“妈,你就别管了。”“你是不是怕他因为‘那事’瞧不上你啊?这事情也不是你愿意的,你也是受害者啊?”周爸爸说:“行了,孩子的事情,你让她想想吧,咱们都觉得小肖好也没用,也得两个人愿意不是?”  wWW.ijLxs.cOm 
上一章   潜规则   下一章 ( → )
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73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潜规则是不详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潜规则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