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吉林小说网
吉林小说网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周末宿夜 再婚妈妈 人妇教师 冷艳医生 姐弟爱情 真实自白 不堪回首 色枭回忆 外来媳妇 慾火高升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吉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潜规则  作者:不详 书号:13813  时间:2017/5/2  字数:6003 
上一章   第64章    下一章 ( → )
李慕凡倏地从上坐起来,一下子用力过猛,牵动骨折的地方,疼得他冷汗直冒,阮修岳看他不对劲儿,半天一声不吭的,就知道不好,道:“阿慕,很疼吧,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打止疼针。”哪知道李慕凡摆摆手,问道:“你开了车来没有?”“开了,大哥,你要干嘛?”阮修岳觉得骨悚然,虽然屏幕上的孙俏美眉已经扭着小走开,但是要看到她的后果是比较严重的。

  李慕凡说:“你拉上我,一起去趟上海。”他说这句话,就好像是说俩人一起去打球这么简单,可是上海何其遥远啊,距北京千里之外啊。

  “不是吧,大哥?你这样子去上海?”阮修岳简直惊掉下巴。

  “嗯。”李慕凡又指指壁柜,道:“先帮我那套衣服出来。”他可不想穿着病人的衣服去见孙俏。

  “不成!”阮修岳拒绝“你这个时候,最忌移动,应该静养,别人还没到上海,骨头先断了,到时候变成残废,我是孙俏我都不要你。”“行了,别说了,什么情况我自己清楚,没到那个地步呢,是哥们就陪我走一趟。”“你就不能等到好点了坐飞机去?开车很慢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完全不能指望的病人。

  “你应该知道我不怎么喜欢坐飞机。”这倒是真的,李慕凡这种强势型的男人,更细黄越野车和摩托艇,喜欢那种什么都由自己主宰和控制的感觉,御风疾驰或是乘风破,而飞机,他不但不是那么热衷,甚至还点抵触。

  “你可真会侮辱人类最伟大的发明。”阮修岳翻个白眼,又道:“但是飞机至少会很快,二个小时可以到上海。”这个优点其他交通工具怎么比?

  李慕凡想了想,觉得哥们说的也有道理,他打开电脑订票,眉头却越皱越紧。

  “怎么了?没有票了?”阮修岳暗自一乐,最好是打消他要去上海的念头。

  某人决定道:“还是开车去吧!”“啊…什么?!”晕倒,他没听错吧?这个疯子!

  “我说开车去”阮修岳拍着头叫苦道:“一点多公里呢哥们,咱们别这么玩命,孙俏参加比赛呢,一时半会儿的跑不掉的”“是好哥们就别罗唆了,行嘛”那个倒了大霉的”好哥们”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最后一拍大腿,道:“这他娘的不该来看你。”孙俏没有悬念的拿到中国区总决赛的冠军,一时风头正劲,暴光率极高,各大知名品牌都已经盯上了她,准备在世界小姐大赛后就着手与她签约。

  中国区的全部比赛结束后,她在组委会的安排下接受了一些杂志的采访,拍摄了几组封面照片,而承接商业活动和品牌代言,暂时还是不允许的,她也乐得清闲,只是上街不再方便,为了不在大赛前惹什么麻烦,她没事情的时侯,整天都在基地里呆着。

  李慕凡找到她的这一天,这巧她在上海行程的最后一天,而次,她将飞往三亚,投入到更紧张烈的世界小姐大赛总决赛的训练和角逐中去。

  仍然是组委会的一个叫”赛米”的女高级助理叫她出去,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李淮仁找她,就跟随在她身后往会客室走,又觉得不对劲儿--以李淮仁的身份,他是不会公开出现在这里的。

  “谁找我?”她有点蒙了。

  女高级助理回头看了一眼她,表情高深莫测,她引着孙俏穿过走廊,在右手边的一扇门上敲了敲,然后打开它,做个手势让她进去。

  孙俏一脚踏进门里,就看见会客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眉目深邃,头发有点,但是气场仍然很强大。

  她的心的一--阮修岳也看到了她,和李慕凡贪婪的大量不同,他的眼光是纯欣赏的,这个小姑娘时隔三年,依然保有最初的纯真,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坦然而清透,就好像平静的湖水,悠然而清洌,能侵润人心一样,怪不得哥们放不下她。

  他走过去把门带上“咔哒”的一声响,把僵在那里的孙俏震醒。

  “怎么,没想到我们回来?阮修岳伸出手,拉着她的小手一握,触感有点凉,像丝绸,笑了笑道:“是不是太突然了?可是我们没有你的电话,不然就通知你一声了。”

  “没事。”

  孙俏比起三年前,可是难懂多了,见到李慕凡,除了惊诧,找不到更多的情绪,她甚至在他对面的小沙发坐了下来,不温不火的问了一句:“找我有事吗?”

  李慕凡设想过千万次再相见的场景,嘟嘟算漏了她的这种反应,她不愤怒,也不讽刺,她很平静,语气就像路人。

  他的眼下,由于缺少睡眠而显得阴影重重,嘴有点干,一下子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只是低喃了一声:“孙俏…”

  阮修岳看两人气氛僵住,试图缓解,道:“他找你还能有什么事,再续前缘呗。”

  孙俏一怔,仍然是看着李慕凡,缓慢地说:“那你来找我,‘淮仁’他知道吗?”

  李慕凡的口,好像被人一拳狠狠的砸中,沈闷的透不过气,阮修岳看他变了脸色,一个劲儿的给孙俏比划,指指他的肋骨,意思是说他身上有伤,不要刺他。

  不过孙俏没太注意他指的部位,因为李慕凡的眼神是咄咄人的热烫。

  “阿岳,我想和孙俏单独谈谈。”

  阮修岳叹口气,道:“那好吧,我去外边等你,别太激动,有什么话都好好说啊,你们俩个。”

  他真的是很不放心,而孙俏那句”淮仁”更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是指谁?为什么能让哥们那么大的反应?

  主要是他根本没往李淮仁身上联系。

  阮修岳出去以后,李慕凡想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但是他发现,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又牵动课伤口,这个动作对他来说,是困难的,只有向孙俏招招手,道:

  “孙俏,我有很多话和你说,你过来成嘛?

  他的语气,近乎于恳求,孙俏记忆中,他从来不曾这样,即使是对她,他也是控制很强的。

  “就这样说吧,你知道,我们现在这样独处,是不妥当的。”孙俏的头一偏,避开他灼人的眼神,本来以为什么都不介意了,但是真的面对他,还是觉得不够自然。

  李慕凡知道孙俏在刺他,在暗示他她和他父亲的关系,但是他已经吃过一次亏了,这次无论如何,他要相信自己的爱人,不管她怎么做,他都应该给她解释的机会,这样他们才能有将来。

  如果三年的时间可以让他放弃,那也就算了,但是失去孙俏,对他来说是太残酷的遗憾,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专情而又长情的人,可能真的是以前做的太绝,上天才派孙俏这个小丫头来收拾他的。

  “孙俏,我都知道了,你…”他抿了抿,不知道该怎么往下继续,并非是道歉的话难以开口,而是他觉得这样做远远不够,他对孙俏做了那么多错事,哪能一句轻描淡写的道歉就一笔勾消了呢?

  孙俏叠起一双长腿,她知道李慕凡在看她,事实上打从她一进门,他的眼睛就不曾有偏离,和她的偶尔躲避的眼睛,玩着你追我藏的游戏。

  好吧,是她没有完全释怀,李慕凡确实是曾经打动过她的一颗少女的芳心,但那又如何呢?是以至此,多言也没有意义。

  “李慕凡。”孙俏抬起头,直视他的眼睛,沉默两秒,终于用冷清的声音陈述道:“我和你父亲在一起了,你以前骂我的,现在尽管再骂一遍,我都承认。”李慕凡只觉得心脏猛地被一只怪手捏了一把,闷闷的不透气,血凝固,冷嗖嗖的风从头顶刮过去,又返回来穿透他的骨头,冷得他彻头彻尾。

  他适应了半天,才把这股子难受劲儿忍过去,然后悠悠的说“孙俏,我想我没听清楚,我们先不谈这个,好吗?”孙俏一定是还在生气,她故意的,一定是这样,李慕凡在心里给她做了个解释,他说服自己,这一次,他要够冷静,把事情处理好,赢回爱人的心。

  “对不起”到是孙俏睫一掀,开口道了歉“我说的够清楚了,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嫁你给爸爸了,算是你的长辈,以后可能还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不要总是走不出来,把过去忘了对谁都好。”“…”门外的阮修岳只听道一声巨响,匆忙拉开门闯进去一看,李慕凡已经倒在地上晕过去,孙俏跪在他身前,呆住了。

  他低低的咒骂一声,真服了这两个祖宗,活该他阮修岳倒大霉,一分钟都不能省心。

  “孙俏,我说你是练了九真经了,怎么这么狠心?”“他怎么了?”孙俏觉得头有些木,反应迟钝,刚刚李慕凡突然站起来,只往前迈了一步,就象大山崩塌一样倒下去,吓得她心都停跳了。

  阮修岳把李慕凡的身体反过来,解开外衣一看,裹着厚纱布的地方殷红一片。

  “不叫你出来你骗出来,死了别说哥们没劝过你…”他对孙俏说:“麻烦你大小姐,给他叫个救护车总成吧?”李慕凡二度入院,这次的情况更糟糕,做了三个多小时的大手术才把命保住,李淮仁从国外匆匆赶回来,孙俏和阮修岳都在呢,他的儿子还昏不醒。

  “情况怎么样?”他一到,李慕凡的主治医生和医院的主要领导就开始讨论和回报病情,说完都是一脸的凝重,李淮仁听罢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孙俏。

  “小孙啊。”他叫她,孙俏站起来,外人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所以在场的人也都诧异的,这李部长什么身份,怎么会认识这个小姑娘?就算她是世界小姐大赛的中国区冠军,也应该没有这个机会啊?

  “李慕凡的事情你别担心了,他有我呢,比赛很忙吧?你先回去。”李淮仁也不多做解释,他的第一反应,是把孙俏支走。

  这么一说,大家的猜测可就多了,保不齐这个丫头就是李部长的准儿媳妇,要不然,她出现在李公子的病房是何解释?又怎么和李部长看起来熟悉的样子?

  连阮修岳都误会了,他想:原来孙俏和李慕凡都见过家长了,那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俩人分手?还闹得这么僵?难道是李叔叔嫌弃孙俏家里没有什么背景,配不上李慕凡?

  孙俏有点担心,她的善良使她不愿意看到李慕凡的身体有任何闪失,他一向高大强壮,站在他身边都有莫名的安全感,现在变成这个样子,还真让人心酸。

  “回去吧,现抓紧比赛,你也不是医生,呆在这里也没有多大用处。”“嗯。”孙俏不敢去看阮修岳,她知道他埋怨她,又站了两分锺,才走了。

  过一会医生团也散去,把病房门一关,阮修岳陪着李淮仁聊天,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阮家在民主的领导人队伍里也是很有威望,在政治上与李家是互相依托的关系。

  “他病成这个样子,你怎么还帮着他出来找女人?”李淮仁也不把面前的这个晚辈当外人,开口就训。

  “李叔叔,我拦不住啊,我不跟他出来他也得出来,阿慕您还不知道啊,他想不成的事情,有几桩是没干成的?想一想,与其他自己出来冒险,不如我跟过来还能看着点。”“嗳!”李淮仁长叹了口气,道:“这个孩子,真是倔,也不知道随了谁。”阮修岳心里疑惑,觉得此时不问,更待何时,就试探道:“李叔叔,阿慕特别喜欢孙俏,您知道吧?”“嗯。”李淮仁搭个腔,又去看病上的儿子,他的手背上还着点滴,靠近静脉的地方都是针孔,还有点发青,可见这些日子住医院,没少受罪。

  “您是不是不同意啊?”阮修岳为两个人着急的,明明相互爱着,要不能在一起,那多遗憾啊?

  李淮仁一怔,半晌转过头,问:“你觉得他们合适吗?”“合适的啊,年纪相当,相貌也相称,关键是阿慕很喜欢孙俏,您知道嘛,我们从前天从北京出发的,开了一千多公里的车赶来上海的,这一路上,又困又乏的,阿慕还带着伤,您就想想吧,多不容易啊,要不是真喜欢,谁受这份罪啊,我觉得您应该支持他们在一起。”他完全是一副真爱难得的理论,就不知道李淮仁是否能听进去。

  “唔。”果然是不置可否。

  阮修岳还想劝,又道:“李叔叔…”“让我想一想吧。”毕竟是人家家务事,阮修岳也不敢太急切了,李淮仁多年从政,不怒自威,他也不好意思穷追猛打,只得把嘴巴闭上。

  晚上,李淮仁住上海,秘密的把孙俏接出来到酒店见面,孙俏担心李慕凡,见面就问他醒了没有。

  “怎么,心疼了?”他虽然也担心儿子,但是看到孙俏的小摸样,还是有点吃醋,他觉得他越来越像个恋爱中的男人,患得患失的,这个小女人啊,真是他的克星。

  孙俏躲开他揽过来的手,道:“你不要这样夹的说话,他可是你儿子,你难道不关心他的死活?”“我怎么不关心了,不关心就不会这么急着赶回来了。”他又上来抱她,她僵的可以,人一动不敢动的,就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似的。

  “你看看,还说不是心疼,才见一面,也不让亲了。”“李淮仁,你恶心!”“你不总说我是老氓嘛!”李淮仁住她,一托她的部,抱孩子似的抱在怀里,孙俏虽然高挑,但骨架小,才52公斤,抱她跟抱小猫似的容易。

  “你要干嘛?”“你说呢?”李淮仁抱着她,一脚踹开卧室的门,把她仍在上,强壮的身子把她连身住,孙俏动弹不得,他的茎坚硬的抵着她的小腹,火热火热的灼人。

  “畜生!”孙俏大骂“你儿子还病着,你就想干这个,可真不要脸!”在她的字典里,没有什么比骨亲情更重要的东西了,显然李淮仁的这种”发情”让她不适应。

  “你骂吧,骂也不能阻止我干进你的小。”李淮仁扯下两人的子,孙俏挣扎扭,他毫不客气的抬起她一条大腿,部。

  “滚开,你这个老氓!”“我不滚!”李淮仁埋首在她的腿间,舌胡乱的着她无的私处,还把舌尖往,到处漉漉的。

  孙俏去扭他的头发,拉得他头皮生疼,李淮仁两只大手老虎钳子一样把她困住,揪开白天庄重示人的领带,把她两手一捆。

  “不要,你别碰我!”“是不是我伺候的不如我儿子好?”李淮仁说着下的话,用茎拍了拍她的小脸,然后又跪在她的腿间,手握着头抵住她,道:“你讨厌我的老你是不是?嫌我配不起你,喜欢我儿子和你干是吧?”“混蛋,王八蛋,不要脸的老畜生!”“骂吧,随你骂,我这老畜生今天非干烂你的小!”他话说完,把她一分,暴的头抵着进来,孙俏一皱眉头,已经被他戳进大半,又涨又痛的。

  李淮仁见她里面干,也觉得的心疼,俯下身来同她接吻,孙俏用牙咬他,血腥味儿在两人口内散开…”好,你不就是喜欢我儿子嘛,等他好一点,我让你们搞,当着我的面儿搞!”“疯子!”“对,我就疯,让你们一个两个的和我闹,闹吧!”他抬起脸,鲜血从嘴里出来,也不知道是谁的,看起来就像一个成贵气的血鬼。  WwW.IjLxs.cOm 
上一章   潜规则   下一章 ( → )
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64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潜规则是不详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潜规则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