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
吉林小说网
吉林小说网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乡村小说 重生小说 穿越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历史小说 经典名著 官场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综合其它 军事小说 武侠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耽美小说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校园小说 都市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周末宿夜 再婚妈妈 人妇教师 冷艳医生 姐弟爱情 真实自白 不堪回首 色枭回忆 外来媳妇 慾火高升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吉林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潜规则  作者:不详 书号:13813  时间:2017/5/2  字数:4607 
上一章   第11章    下一章 ( → )
借着两个女士去洗手间的机会,李淮仁心情好便提点了一下汪局:“老汪,你头上那个邵书记水深着呢,没事别老和他过不去。”

  汪局对邵鹏远那是又羡又恨,原来这邵鹏远还比汪局大上半级,任文化局委书记,还身兼某广播电台电长,江山美人的日子过得舒服惬意不说,还时不常的能在会上会下给他两双小鞋穿穿,实在叫人恼恨。

  李淮仁是部长,人站在更高处,玩得是坐山观虎斗,对底下的事情多是只看不问,不过谁也不敢捻触虎须便是了。这一回老汪给他和小孙姑娘牵了线,他到也不是不承情,但是总不会为了一个还没到手的女人动自己的部下,当这个官,整顿自己的部队还是要格外小心,怕是被什么有心机的人利用了去,板子打在自己股上,就不好收场喽。

  散了饭局,本来应是周孙俏回去,李淮仁也没想与孙俏发展太快,想她一个小姑娘,十来岁的年华,清清纯纯的一朵鲜花,要玩的不紧不慢才至于唐突,可是事情也说是赶了个巧,周坏了两个车胎,到在车场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给使的坏,两个轮胎都瘪瘪的贴着地,没办法只好拜托李淮仁送孙俏,孙俏本来不依,推推让让,但是这家俱乐部在郊区,为了图清净,特地选的不通公的地方,如果没有小轿车,那是寸步也难行。

  “你叫我一声叔叔,我总不能叫你走路回去。”李淮仁脸一沈,周又借势推了她一把,孙俏无奈,只好跟着上车。

  再说汪局,看周车子坏了暗于心,他已经两天没摸到她身子,生理上想她想的不行,一把把她拉到车后座,也不管司机还在前面,关上车门就是狂吻一阵。

  汪局半辈子都在官场混迹,身子底下的女人燕瘦环肥的换了无数茬,因为正掌权,女人都跟那扑火的飞蛾一般巴结,恐怕赶不上一般跳到他上,所以汪局也最是喜新厌旧的人,万万不可能有什么长情之理。要说周也是够手段的,勾住这条老豺狼快两年,也没被踢下堂,稳稳当当的享受福音,背靠大树好乘凉,影视歌三栖随便她挑。个中原由嘛,除了周容貌名气之外,也要一提她的上功夫。汪局下面老二短小,进去,一般女人都不会有什么感觉,他也总觉得松无趣。周母亲是南方人,骨很窄,内紧实,周虽然生的高挑,但刚好继承了母亲这一优点,小小的刚刚好包住那本钱不厚的老二,自然便能服侍的汪局贴贴,她也不像小姑娘般怕羞顾忌,语,爸爸爹爹的一通叫,总能让男人觉着尽了,恨不能往死里边她才好。

  司机听着后面牛蹄入泥一般的吻声,傻子也知道接下来会干什么,他小心翼翼的把车开的平稳,下面老二肿硬的顶起子,随着车身不自然的颠簸,越肿越大。

  周心里恨,这鬼不分场合的干,叫人颜面扫地,她好歹也一名星,不说家喻户晓,也不是无名之辈,汪局不管不顾,在车上就拉开罩,翻出一对娇,一边用么指头转磨,一边低下头含…她脑子里想把这狼踹下车,面上还不能,只得小心的挪着身子抵挡,一双娇被汪局连带掐的搞得红痕遍布──幸亏不是盐水袋子,否则一年就得捏爆一个。汪局亲的起劲,下面全硬了,把周往车座上,本来还算斯文的面已经让望扭曲的变了形状,十分可怖。

  前座的司机通过后视镜见汪局急的把那个娇的女模特在身下,一边胡乱拉扯了自己的衬衫,一边把那女人的罩推高至腋下,然后汁一般颜色的体上去,着光溜溜的膛磨蹭那一对小鸽子一样的房,那房可真美,小山包似的,鼓鼓的,的,皮肤很细腻,顶端红滟滟的开着两面两朵颤微微的红梅,正被汪局那老男人伸着舌尖亮,如早初绽的桃花一般待人攀折。

  这辆载着文化局局长汪佟名的奥迪轿车,在公路上蛇一样的行驶,司机管不住眼睛走着神频频观瞧后视镜,生怕错过那金入鞘的镜头。女模特一副货样,叫的低低的,跟那猫似的,以为他听不见,其实他耳朵可尖着呢,她说什么一个字都没的进到他耳朵里,他妈的欠的娼妇,还管汪佟名叫爸爸,这个长腿婊子,真

  “小胡,靠边停车!”汪局的手已经摸到周裙子里,隔着内正慰问那濡濡的小花瓣,汪局家夥事儿小,但是手活嘴活都是不赖的,也能把女人折腾的死去活来,红头脑的恨不得立即让人进去才过瘾。

  司机小胡瞄一眼后边,加快车速,一边道:“汪局长,过了收费站我拐到岔路去停,这边不好停车。”

  汪局哪管他,只”嗯。”了一声,一边把中指进周的紧,来回动。

  周也让他给玩的起,也不管车里还有别人,便把手伸到汪局裆处,素手灵活动的打开文明扣,把那条坚硬的吧拿到手里,她很有技巧的时而身,时候按马眼,汪局让她五除三下得快要,连忙抓了她的手拽至头顶,扳过小嘴又是一通狼吻,他可不要金刃上,子弹就全数缴到她手里…”宝贝别急,全给你,爸爸两天没做了,这东西太兴奋,它想死你再!”

  司机小胡拐到岔路上,又往东行驶了约两三公里,终于发现一个很好的”野合”之地--那边刚好有一片树林,往来车辆也不算很多,就把车拐过去,停好熄火。

  “局长,我下车烟。”小胡很识趣的给领导”腾地儿”“嗯,好!”汪佟名忙着去拉周的内

  小胡多了一个心眼,趁他们不注意,把右后车窗往下降了有五六毫米,这才下了车。他又寻了个即不易被发现又能观看”全纪实”的好角度,点起了一烟,眯着眼往里瞧。

  汪佟名给周嘴里哺了一些津,又亲了两下那红娇软的小嘴,低低的在她耳边混说:“要了哦,宝贝,爸爸想你的了…你想不想爸爸的?”“想…想…”周睁着一双离的眼,电的汪局心尖里一通的颤。

  他让周跪到车座上,自己则在她后面,把子解到腿窝处,手里握着吧,使那圆圆的头去顶磨女人的小:“想爸爸什么…说出来,说出来我就给你。”

  他哄一气,手里施加力度的顶磨,时不时让头往里入一下,但又不真进去,只是一下一下的顶着,时里时外,搞得周发疯似的叫。

  “想爸爸的吧,快进来啊,爸爸,好爸爸,快啊…爸…爸…嗯…”小胡看得双眼发红,这婊子,长得那么美,人又这么!,活该给老男人糟蹋,活该给老头子骑!活该在这荒郊野外被烂了,一点也不值得同情!他又羡又妒的看着局长拿头蹭那婊子,在小里时而一下,逗似的不往深里入,轻轻一带又在外边研磨一圈…也是怪这活宫太吸引眼球,小胡一时没注意路上正驶来一辆闪着灯的警车…他还在全神贯注的等着那金的场面。

  “警察!安全检查!全都下车!。”警车上跳下一个一米八几大个的警员,冲着小胡一亮工作证。小胡先是一愣,马上又反应过来:“同志,这是文化局的车,搞错吧?”他一边企图用身体挡住警员往车里面看的视线,一边忙递过一支烟:“大热天的,你们执勤的真不容易,来,支烟兄弟。”

  警员不理他递过来的手,身体迅速绕到另一边车门“唰”的一敬礼,喊道:“请里面的人下车,接受安全检查!”

  小胡见警员说话间就要拉车门,赶紧过来,陪着笑脸:“使不得,使不得。”“请你不要妨碍公务。”五短身材的小胡被警员拉到一边。

  周和汪局一通手忙脚,胡乱穿戴,还没完全穿好,车门就让警员给拉开来,光天白之下,赤的权易便如一幅宫画一般铺展开来。

  “怎么回事?”这时又来一名警察,同样长得结实壮硕,他跑过来问第一名警员。

  第一员警员已经呆了,看着车里的两人,黑脸有点发红--那个女人可真美啊。

  “到底怎么回事!”第二个来的警员跑过来看,也是一愣。

  汪局不是那司机,他深知现在绝不能透身份,最好的办法是等警察搜一遍车放行,反正男女亲热也不触犯法律,最多有点难看--他打定主意:只要身份不被暴光,就好说。

  正想着,那第二个警察的对讲机在这时响了。

  “怎么回事,他们是干什么的?”对讲机里的长官道。

  “报告队长,好像文化局的车,后座上一男一女,外边还有一个司机。”“可有可疑人员?”“报告,那一男一女衣服散…像是要干那事。”“…”一阵沈默。

  “男的放行,把女的铐上,带回来问话。”十分干脆利落的处理方式,汪局立时松了口气。

  “是!”警员接令,把挣扎不休的周拖出车子,周怒瞪汪局,气得大叫:“汪佟名,你快想想办法啊!你就让他们把我带走啊!”汪佟名听了警员和他们警官的对话,再看他们一身制服,心里早有了底,对周说:“没事,跟他们走吧,把事情说清楚就行。”周被两名警员着胳膊带上手铐,吓得腿都软了,要不是有人扶着她都要滑坐到地上去,小脸吓的白苍苍的:“汪局救我--救我啊--。”说着,便下泪来。

  “小胡,还傻看什么呢,赶紧上车。”汪局跑路要紧,趁人家给这个面子,溜之大吉。

  再说周,被两个年轻力壮的警员推推搡搡的带上一辆特制的吉普车,她晕乎乎摔到后座上,眼冒金星。

  头顶响起一个声音:“这不是我的好侄女吗?真敢干,怎么着,和你爸找这么个地,也不嫌寒碜。”是陆湛江!

  周抬起头,平复了一下心情,刚才那心慌害怕的表情全没了,要不是眼泪珠还挂着,真要以为她是表演系毕业的呢。

  “我的好叔叔,是你啊,可吓死我。”她直了直股往陆湛江身边挪,找个好角度投到他怀里,撒着娇,又把手铐递到他眼睛前面:“快给我解开,你看手腕都红了!”两个年轻警员一边一个上了车,听见声回头一瞧,那女妖已经倒在队长怀里面,看模样不过二十二三岁。

  陆湛江冷笑:“我给你发短信你怎么不回?是不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啊?

  哦…求到我我才是你叔叔,求不着的时候呢?当我是孙子?耍我玩呢?”“怎么可能嘛…”周知道陆湛江绝不是个省油的灯,便小心应付着,声音娇娇软软的惹人爱:“我那会儿打球呢,没听见有短信,好叔叔,我知道你疼我,最疼我,快给我解开吧。”“解开?”陆湛江又是笑,对两个警员说:“小卫小赵。”“是队长。”“小卫开车,小赵,你到后面来。”“是。”小卫等小赵换到后座,便把车开上大道,又问陆湛汇:“队长,我们去哪?”“欧陆枫苑。”这辆警车本是拘补犯人用的,后面比一般吉普车要宽许多,陆湛江一把提起周,把铐着她的手铐子挂上车顶悬吊着的铁勾--这是防止犯人反抗或突然袭警设置的勾子,很结实。

  周那身材比例好的没话说,上身短下身长,被吊起来以后根本够不着椅子垫,全身重量挂在手腕子上,皮不多时已磨破,往外渗着血丝,她看陆湛江真生气了,睁着一双大眼小声求:“陆叔叔,我的好叔叔,我真是打球呢,没听见…”“打球?”陆湛江啐一声:“打炮吧,我看你他妈欠的烂货正和那文化局的老王八蛋呢。”一手把将她短裙揪起,那内里的底早被汪局不知道到那里去了,光溜溜的股蛋看得陆湛江是又恨又爱。
 WwW.IjLxs.cOm 
上一章   潜规则   下一章 ( → )
吉林小说网提供潜规则未删节精校版最新章节第11章全文阅读TXT免费下载,潜规则是不详大神的最新小说,希望您能喜欢,尽力最快速更新潜规则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免费网。